私扣华为7亿元物资,伟创力被供应链拉黑!将一发不可收拾?


Original Gold 10数据2天前我想作为一家美国代工厂巨头分享,伟创力一直与华为保持密切合作,并已成为华为供应商中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但在美国发布“禁令”后的第三天,伟创力迅速“面对”,不仅通知其他全球代工厂停止生产所有华为设备,而且还停产了已经生产的产品;更为夸张的是,伟创力仍然在中国市场,美国的材料被华为扣押了高达7亿元的材料和设备。

根据美国法律,伟创力私人从中国扣除了7亿元的材料,直到1月份

根据万维网7月25日的报道,伟创力扣除的材料价值超过7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Flextronics珠海工厂约4亿元材料和设备,以及海外其他3亿台伟创力植物。元材料。据知情人士透露,伟创力以美国出口相关法律为借口说这些材料无法发布,这些材料属于华为网络设备部门。伟创力的移动终端部门有更多的材料。

重要的是,当华为公司要求提供这些材料和设备时,伟创力并没有退货。相反,它继续扣留华为的材料超过一个月。同时,它也提出了华为引发华为的各种要求。严重的损失。一些媒体指出,这可能是华为完全从供应链系统中删除Flextronics的直接原因。

伟创力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电子制造服务公司。在事件发生前的几年里,它一直与华为合作。它也是华为代工合作伙伴的前五大企业。根据美国数据,在18财年第三季度,伟创力从华为获得了约24亿元人民币,成为华为美国供应商中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

华为被淘汰出供应链,伟创力长沙工厂被关闭,它将“重现”420亿美元亏损

事实上,与华为的合作关系的崩溃也使伟创力在发展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甚至与其进入中国市场的“愿景”相反。自1987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伟创力在中国拥有40多家相关公司,覆盖珠海,深圳和苏州。然而,在华为完全退出供应链系统后,伟创力在长沙的工厂也陷入了停工危机。

装配线正式投入运营,生产能力约5000人。手机的日均生产能力约为6万台,高峰期可达8万台。目前,长沙一期工厂已经关闭,目前正在下岗。与此同时,长沙二期项目也即将完工,因为比亚迪是华为的主要代工厂之一,正在接管这项工作。

长沙工厂只是一个缩影。随着华为产能的快速转移,其他伟创力工厂也可能面临“恶化”的命运。据美国证券时报7月23日报道,今年上半年,富士康的相机和模块相关产品的国内H品牌客户同比增长了94%。从5月到6月,客户整机和机器部件的产量增加了15%以上。根据多方信息,可以判断H品牌客户是华为。换句话说,曾经属于伟创力的订单正被“领先老板”带走。

根据《财富》数据,在今年的500强企业名单中,伟创力排名第8至第474位,其利润仅为93.4万美元。从近几年公司的利润来看,伟创力是一家小型多销售公司,净利润率不到2%。换句话说,像华为这样的大客户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在这种趋势下,预计世界500强企业的排名将下降。

这种惨淡的状态不禁让人想起伟创力进入中国市场时的雄心壮志。在2009财年巨额亏损61.35亿美元(约合420亿元人民币)之后,伟创力立即指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无疑,公司将继续加大对中国的投入,力争在中国保持竞争力。中国市场,以推动全球制造业的发展。但现在看来,这个“愿景”在华为破坏了它的面貌后会大大减少。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作为一家美国代工厂巨头,伟创力一直与华为保持密切合作,已成为华为供应商中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但是,在美国发布“禁令”后的第三天,伟创力迅速“面对”,不仅通知其他全球代工厂停止生产所有华为设备,而且还停产了已经生产的产品;更为夸张的是,伟创力仍然在中国市场,美国的材料被华为扣押了高达7亿元的材料和设备。

根据美国法律,伟创力私人从中国扣除了7亿元的材料,直到1月份

根据万维网7月25日的报道,伟创力扣除的材料价值超过7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Flextronics珠海工厂约4亿元材料和设备,以及海外其他3亿台伟创力植物。元材料。据知情人士透露,伟创力以美国出口相关法律为借口说这些材料无法发布,这些材料属于华为网络设备部门。伟创力的移动终端部门有更多的材料。

重要的是,当华为公司要求提供这些材料和设备时,伟创力并没有退货。相反,它继续扣留华为的材料超过一个月。同时,它也提出了华为引发华为的各种要求。严重的损失。一些媒体指出,这可能是华为完全从供应链系统中删除Flextronics的直接原因。

伟创力是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电子制造服务公司。在事件发生前的几年里,它一直与华为合作。它也是华为代工合作伙伴的前五大企业。根据美国数据,在18财年第三季度,伟创力从华为获得了约24亿元人民币,成为华为美国供应商中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

华为被淘汰出供应链,伟创力长沙工厂被关闭,它将“重现”420亿美元亏损

事实上,与华为的合作关系的崩溃也使伟创力在发展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瓶颈,甚至与其进入中国市场的“愿景”相反。自1987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伟创力在中国拥有40多家相关公司,覆盖珠海,深圳和苏州。然而,在华为完全退出供应链系统后,伟创力在长沙的工厂也陷入了停工危机。

装配线正式投入运营,生产能力约5000人。手机的日均生产能力约为6万台,高峰期可达8万台。目前,长沙一期工厂已经关闭,目前正在下岗。与此同时,长沙二期项目也即将完工,因为比亚迪是华为的主要代工厂之一,正在接管这项工作。

长沙工厂只是一个缩影。随着华为产能的快速转移,其他伟创力工厂也可能面临“恶化”的命运。据美国证券时报7月23日报道,今年上半年,富士康的相机和模块相关产品的国内H品牌客户同比增长了94%。从5月到6月,客户整机和机器部件的产量增加了15%以上。根据多方信息,可以判断H品牌客户是华为。换句话说,曾经属于伟创力的订单正被“领先老板”带走。

根据《财富》数据,在今年的500强企业名单中,伟创力排名第8至第474位,其利润仅为93.4万美元。从近几年公司的利润来看,伟创力是一家小型多销售公司,净利润率不到2%。换句话说,像华为这样的大客户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在这种趋势下,预计世界500强企业的排名将下降。

这种惨淡的状态不禁让人想起伟创力进入中国市场时的雄心壮志。在2009财年巨额亏损61.35亿美元(约合420亿元人民币)之后,伟创力立即指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无疑,公司将继续加大对中国的投入,力争在中国保持竞争力。中国市场,以推动全球制造业的发展。但现在看来,这个“愿景”在华为破坏了它的面貌后会大大减少。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